当前位置:彩神app官网 > 体育 > 正文

也正因为这笔保险无法支付孩子的医疗费

09-19 体育

  一方面,中国的学生尤其是大学生,身体素质严重下降,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另一方面,学校因害怕学生受伤,怕承担责任,许多有危险性的体育项目不敢设置,体育课地位也越来越轻。这种恶性循环下,学生和学校都“伤”不起……■撰稿:张楠 车莉

  6月底,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一件校园足球受伤案件,学生李某(化名)因在体育课上踢球受伤,将学校告上法庭,要求索赔59万,经过案件审理最终天价的索赔费降为了2万5千元。

  原本这只是一条普通的民事诉讼案,甚至连法律口的相关人士听说这样的事情都见惯不怪,但却在体育圈内引起广泛关注。无独有偶,就在7月2日,中国足协在网站上公布了《全国校足办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足球安全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了校园足球开展中各种安全问题的注意事项,也再度引发了关于学校足球和体育课该如何开展的讨论。

  谁能为校园体育受伤买单?诸多此类事件发生后,是否会引起校方因噎废食?校园体育会“退化”成过家家吗?

  时间回到2012年11月13日下午,海淀区某学校安排初三年级两个班级比赛足球。李某所在的班级老师指派李某作为比赛中的参赛人员。比赛过程中,李某因踢足球摔倒身体严重受伤,伤情经医院诊断为:左肱骨髁上骨折,住院治疗共16天。李某的伤情虽经医院治疗,但受伤后遗症却非常严重。李某的家长认为:

  孩子属于未成年人,在学校安排的足球比赛过程中身体遭到伤害,学校作为监护人,未能尽到监护和管理职责,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应赔偿其遭受到的所有经济损失。

  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陪护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9万余元。

  就在上月底,案情审判已经结束,最终海淀法院判罚北京上庄中学给付李某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共计23856元,另外还有2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而就营养费,因为李某未提供相应医嘱,所以被驳回。

  腾讯体育经过记者调查,得知该事件发生在北京海淀上庄中学。记者也试图联系受伤学生和家长,但代理律师洪某(化名)出于保护,也始终不愿透露原告的信息和联系方式。之前公布案情时,最引人关注的就是59万元的巨额赔偿金,如果学校仅仅因为一场足球比赛就要承担如此高的风险,那么恐怕很多学校都会因此而慎重考虑体育课的实施问题。但据了解此案情的相关人士透露,在最终李某上诉时,提出的赔偿金额只有9万元左右。

  那最终两万五千元的赔偿法院是根据什么决定的?该案件李某的代理律师洪某(化名)透露还是根据李某最终的伤残鉴定来决定的,而伤残鉴定上他的受伤等级是十级,在所有伤病里面算最轻的,所以法院最终判罚学校的赔偿金额也是合理的。不过,代理律师洪某透露

  当记者来到上庄中学采访时,学校并没有选择回避。就连校门口值班室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学校在体育课上曾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负责学校体育的副校长叶舟也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丝毫没有回避这件事情。“打官司这件事我感觉挺好,说明家长的自我维权意识增强了,法律意识也增强了,说明咱们这个普法还是搞得很有成果的。”叶舟笑着说道。

  两个班孩子踢足球,老师在旁边指挥呢。李某是守门员,球踢过来他去守门,扑球倒地不知怎么就把左手压身子下边,就骨折了。受伤后住院半个月,整个花了十万,家长感觉花的多了,所以就将学校告上法庭。

  其实随着这些年校园开战体育活动风险越来越大,学校在这些年已经尽可能的确保学生的安全,比如:操场学生容易摔跤骨折,那操场就全部做软化处理降低受伤率;教育局也做出了相当大的投入,对学校防护这方面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和建议;校内报警系统、安保配备、干部值班甚至是几套安保同时并行。“应该说这方面还是做的不错,安全隐患随时排除。但是有些事情就没办法预测和防护。”叶舟这样表示。

  以往在学校发生意外伤害的事情也不在少数,但就上庄中学来讲,就曾经出现过两名学生坐前后桌,两个人拿书本打闹,结果书本正好划到了另外一名学生的眼角膜,当时学校也因为“监管不力”成为第二被告被诉上法庭,但最终胜诉,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而这次学生踢球自己摔伤,缘何告学校就胜诉了?叶舟说,原告抓住了学校无力提供证据的问题。“第一点,原告是说我们无法提供踢球前开展准备活动的证据;另外一个就是没有积极救治,其实我们在孩子受伤后通知了家长,是家长说没多大事,让孩子在门口等,结果造成救治延误。但后来说我们学校没尽到责任。”而这两点也就是法院判学校败诉的原因。

  叶舟也感慨,学校并不是监狱,而办学的两大义务就是排除隐患和加强教育。“但是在我们预测不到的情况下出现问题了,从校方来讲,我们也是无可奈何。”他笑称,现在海淀区各学校大校长根本就是充当保安大队长的角色,因为很多时候一不小心就会发生“人命关天”的大事。

  因为校园体育运动而受伤,让学生和学校对薄公堂,上庄中学发生的“故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早在上个世纪末,校园体育活动的开展就开始一路下滑,当时北京的崇文区(现东城区)某普高因为学生踢球屡屡因为不小心而踢碎靠近操场的音乐教室玻璃,另外还有不少经过操场的学生会无辜被踢到,甚至因踢球所致轻微脑震荡。最终学校一怒之下实施了“禁踢令”,禁止学生在校内踢足球。后来因为学生“上书”,持续了一个月的“禁踢令”才解禁。

  2012年,河北省一所中学体育课上一名学生在跑完500米后突然倒地不起,诱发心脏病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后经调查,体育老师在上课过程中并没有明显失职之处,学生们跑步前做了相应准备活动,跑动距离也在中学生身体生理可承受范围内。然而,痛失孩子的家长无法原谅学校和老师,在学校门口摆花圈,寻求社会各方相助。最后校方和老师不得不赔偿巨额资金息事宁人。

  2011年,成都龙王庙正街小学一位小学生在体育课上进行下蹲运动后,感觉双脚疼痛,医院检测为“胫骨结节炎”,这种病多发于骨骺尚未愈合又好动的青少年,基本是营养不好导致的,通常在发作期间吃些消炎片就行了。但该生家长不依不饶,在向学校索赔百万无果后,每天都在学校门口吵闹。最终,不堪其扰的体育老师只得申请调离。这一系列事件也引发了全国不少学校取消了长跑等项目,而涉及器械、体操等方面有危险动作的科目也被放弃。此外,因为课业负担重,家长联名要求取消体育课用来弥补文化课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去年几起学生跑步猝死事件导致学校取消中长跑项目之后,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就表示,

  深圳一位教龄超过15年的体育老师大学毕业自某体院足球专业,可是他说在他的体育课上让孩子们分两拨踢球,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自2004年我国大力实施体育课改革以来,体育课已经背离初衷变了味道,提倡设计‘情景游戏’,学生的运动量以及运动技能,因为没有标准大打折扣。

  一方面,中国的学生,尤其是大学生身体素质严重下降的问题日趋严重,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另一方面,学校因害怕学生受伤、怕承担责任,导致很多有危险性项目不敢教,体育课地位也越来越轻。这种恶性循环下,学生和学校都“伤”不起。

  这种恶性循环下,学生和学校都“伤”不起。这也引发了一个讨论:学生在学校里从事体育运动受伤,究竟谁来买单?

  叶舟老师透露,学校为学生提供了意外伤害险,但并不是强迫购买,而是自愿的。不少学生家长因为不想花这笔费用,所以就放弃了,而李某所在的学校给每个孩子上了5元钱的意外保险,但是赔付较少。也正因为这笔保险无法支付孩子的医疗费,家长通过法律手段将学校告上法庭,希望得到更多的赔偿。

  说到校园体育课,目前国内开展最如火如荼的莫过于中国足协实施的校园足球项目,就在7月2日,中国足协在官网上公布了《全国校足办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足球安全工作的通知》,从组织等方面再次强调了开展校园足球的安全性。而记者也采访了校园足球办公室副主任陆煜,询问了该项目在保险方面采取的措施。陆煜透露,自从足协09年计划开展校园足球项目之后,就在全国针对学生受伤情况进行了系统的调研,找了五家保险公司商谈保险的问题,最终敲定了中国人寿专门为校园足球项目制定的校园足球险种,这也是建国以来第一个针对校园足球制定的特殊险种。而所有校园足球所属的定点学校都是强制购买这个保险,费用是由体育彩票部门解决的。每个学生一年的保险费是16元,而最高的赔付可以达到50万元。

  “刚开始的一两年,这个保险的赔付率比较低,但是现在校园足球项目已经开展了三四年,踢球的孩子都已经达到300万,慢慢受伤和赔付的也比较多了。但是据我们的统计,最严重的受伤就是骨折,这样的赔付都是在保险公司的赔付范围内,对孩子和家长都是有保障的。”校园足球项目开展了这么久,陆煜说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积极宣传校园足球是对孩子健康有帮助的运动,让家长不要因此而惧怕,而在他们的宣传中,保险也是一个经常会给家长提到的问题,因为有了保险,家长至少可以多放一份心。

  而这种校园足球险种除了针对定点校,全国所有的中小学都可以自行购买,尤其是有些拥有校足球队的学校也都自愿购买了这个保险。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为上体育课的学生购买一份保险,虽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但起码是一种尝试。

  “如果篮球出问题,把篮球停了,足球出问题,把足球停了,那么我们的孩子干什么?取消体育课吗?如果最终取消体育课,最后伤害的是谁?”

  叶舟连续提出了几个问题,将记者问到哑口无言,这似乎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死局。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叶老师最后的一声长叹道尽心酸。解决这个问题,终究要靠全社会多方力量的一起努力。你,我,他!

  5月31日,北京海淀法院网报道,北京某学校的一名学生在学校的体育课足球比赛中摔伤,认为学校未尽到监护和管理职责,将学校诉至法院,要求学校赔偿经济损失59万余元…【详细】

  教育部有关部门对15个省份的129个县(市、区)监测显示,四年级、八年级校园体育课及体育活动不足率分别高达56.5%、76%,相关调查数据显示,31%的小学、83%的初中从来不组织课外体育锻炼。全国仅有21.95%的中小学、12.47%的高中学校能够保证每天锻炼一小时。

  12岁女童彭淑惠在跳皮筋时,因心源性休克引发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再也没有醒过来。对此,校方承认“校内没有校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彩神app官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uffetcalc.com/tiyu/11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