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神app官网 > 社会 > 正文

同时也是在内外部获得尊重的过程

09-13 社会

  2019 年 8 月 19 日,181 家美国顶级公司 CEO 齐聚华盛顿,在当天召开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下文简称 BRT)上联合签署了《公司宗旨宣言书》。

  该宣言对公司运营的宗旨进行了重新定义,将长久以来制霸整个商业世界的「股东至上」原则废除,转而强调要「为客户创造价值」、「投资于员工」、促进「多样性和包容性」、「公平且合乎道德地与供应商打交道」、「支持工作的社区」,以及「保护环境」,这些其实笼统地可以理解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在全球商业社会颇有影响力的 BRT 始终奉行股东至上的信条,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随着经济不平等加剧、社会对企业信任感逐渐下滑,这个群体开始重新思考,到底是股东优先还是社会优先。现在看来,它已经做出了选择,对自己的使命也进行了重新定义。

  这可能是当今世界对资本主义一种愈发深刻的怀疑——无论是不断涌现的有害商品,还是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和气候变化,亦或是不良的工作环境和收入不平等,都在提醒商界在创造收益的同时,必须担负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发布全新《公司宗旨宣言书》 官方文件截图

  但对已经逝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而言,这样的结果恐怕不是他想看到的。

  弗里德曼在 1970 年写道:「企业有且只有一种社会责任,那就是从事旨在提高企业利润的活动。」也就是说,企业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它存在的目的就是为股东赚钱。这样的观点从 1997 年开始,成了 BRT 奉为圭皋的信条。

  这家由近 200 家美国最具影响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组成的非营利组织,将「管理层和董事会的首要职责是对企业股东负责,其他相关者的利益是企业对股东责任的派生物。」的内容写进了一份正式发布的企业使命宣言中。

  成立于 1972 年的 BRT,对全球的商业发展都有着前瞻性的引领作用。因为这里聚集了像亚马逊 CEO 杰夫•贝佐斯、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等在美国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

  然而时代变了,高举「股东至上」的大旗已经不能充分应对企业遭遇的内外部危机。这份新声明可以看做是 BRT 为期一年重新自我审视的结果。「我们必须反思资本主义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服务于社会」强生公司 CEO 亚历克斯·戈尔斯基如是说。而现任 BRT 主席,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也表示,这份声明「承认企业可以为普通美国人提供更多帮助。」

  奥巴马总统曾在 BRT 季度会议上发表演讲并接受诸位公司 CEO 的提问 美国白宫官方网站

  只不过,这种对时代变化的回应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同样经历了漫长的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美国《财富》杂志记者 Alan Murray 回忆称,早在 2008 年,比尔•盖茨在达沃斯发表的演讲就开始对「资本主义」做了新的定义。他说,「资本主义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能够「以一种有益且可持续的方式利用人类的自利倾向。」但它的好处不可避免地偏向于那些有能力支付的人。

  「要想迅速地改善穷人的境遇,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以更好的方式吸引创新者和企业的体系。这个体系将背负双重使命:创造利润,并帮助那些未能完全受益于市场力量的人改善境遇。」

  之后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开始推广他提出的「共享价值」资本主义,全食超市联合创始人约翰·麦基认为资本主义是「有意识的」。同时,Salesforce 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还完成了一本关于「富有同情心的资本主义」的著作……资本主义似乎迫切需要为自己加上一个修饰语。

  而全球金融风暴的爆发以及一系列颠覆性商业技术的出现,进一步加剧了超级富豪与普通工薪族之间的撕裂和鸿沟,让更加体会到社会的不公。这种不满的情绪在 2016 年英国脱欧公投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英国民众蔑视企业和政治领导人的集体共识,选择离开欧盟,对现行体制的排斥可见一斑。

  资本主义,至少是大型跨国公司所奉行的那套说辞,正遭受来自各方的攻击,身处高位的 CEO 们早已深有感触。

  此前,在教皇方济各的鼓励下,《财富》杂志曾召集大约 100 位大公司的 CEO 齐聚罗马,就私营部门如何应对全球社会问题展开深入探讨。包括巴克莱银行、陶氏化学、IBM、强生在内的公司掌门人们提出一系列措施,目的是帮助全球数十亿缺乏基本金融服务的人获得相应的支持。他们还在应对气候变化、扩大职业技术培训、提供基础社区卫生服务等议题上达成了共识。

  可以说,这次聚会本质上以一种非米尔顿·弗里德曼的方式,不是最大化股东利益而是最大化社会效益,重新建立起了新的商业价值观。

  当时《华盛顿邮报》记者史蒂文·皮尔斯坦撰文批评了 BRT 的 1997 声明,称「股东至上的原则是美国资本主义诸多问题的根源」。很快他的发声得到了德鲁克研究所的里克·沃兹曼的呼应。

  他发表在《快公司》的一篇专栏文章首先对戴蒙执掌下的 BRT 在提倡放弃季度盈利指引、批评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扩大劳动力培训力度等议题上的积极作为表示称赞,但他同时指出,BRT 在企业连接社会的核心环节上表现差强人意。

  这些媒体的声音引起了时任 BRT 主席、摩根大通 CEO 杰米·戴蒙的注意。他之后在摩根大通总部举行了一次非正式的晚宴,告诉批评者们,大多数 BRT 公司在决策时已经考虑到了广泛利益相关者的担忧。他同时也表示 BRT 同意重新审视 1997 年发表的使命宣言。

  戴蒙说,「当我们回看 1997 年写就的这些东西,我们并不认可它。因为它并不能公平地描述出我们认为我们的工作应该有的样子。」

  这在 BRT 内部也引发了非常激烈的讨论,但最终所有成员达成共识,支持对原有的组织宣言进行更正,将股东至上的原则废除,主要致力于推动更美好社会进步目标的实现。

  目前,BRT 在某些社会问题上采取了更高调的做法,比如最近发表的「支持提高最低工资」就是一个例子。如果说 BRT 传统的角色是讨论一系列促进或阻碍经济增长的政策,那么现在的 BRT 已经认识到做出惠及更多人的政策是非常有必要的。

  IBM 的首席执行官罗睿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需要确保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我们必须要让这个时代充满包容性,大家都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找得到一份好工作。」

  与此同时,通用汽车 CEO 玛丽•博拉,也谈到了自己对 BRT 新使命的看法。她认为「价值观十分重要。但只是嘴上说得好听,把它们挂到自己办公室的墙上,这很容易做到,但实际没什么用。而在陷入困境时还践行这种价值观,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根据《财富》杂志今年 3 月份委托 Survey Monkey 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有 41% 的《财富》美国 500 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认为,解决社会问题应该成为其核心商业战略的一部分。但同时也有 7% 的受访者仍坚持弗里德曼的观点,称他们应该「主要关注盈利,而不是被社会目标分散注意力」。

  在德鲁克研究所的沃兹曼看来,尽管 BRT 做出的变革举措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但当前的关注点有一种「回到未来」的感觉。譬如许多经历过二战的美国企业领袖意识到,应该把社会目标和员工需求放在企业议程的首位。但在 20 世纪的最后 25 年,由于全球化打破了许多企业和当地社区之间的纽带,这种承诺最终不幸破裂了。

  与此同时,另一种激进的金融观念开始流行起来,也就是 1997 年开始被 BRT 奉为圭皋的「股东至上」原则。事实证明,它的生命力之强大超出任何人的预测,但最后也还是难逃被新使命替代的命运。

  目前来看,BRT 新发布的声明并没有就今后的具体措施做进一步说明,看起来似乎只是一种表态而并非实际的行动计划。不过所有签署的成员公司都表示会让员工获得公平的报酬,提供重要的福利并给予培训和教育的优待。他们称「要在商业行为中实践可持续的发展措施来保护环境」,并且「养多元化、包容性、体面和尊重的企业文化」。

  「如果没有实际行动,这份声明将成为一纸空谈,毫无意义。」共和党议员 Elizabeth Warren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大公司如果是真心实意地想改变,首先应该考虑如何提高员工的收入水平而不是花巨资去回购股票。」

  在 Inspiring Capital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Nell Derick Debevoise 看来,要真正让 BRT 的新使命宣言避免落空,首先要在投资员工上下功夫;其次要加快企业创新和变革;最后是要有公开透明的监督机制。

  BRT 的新《公司宗旨宣言书》中也提到了,「要通过雇佣不同群体并提供公平的待遇来投资员工」。Debevoise 认为公司的 CEO 应该花时间花心思并投入资金用于为所有层级的员工提供学习资源,让大家获得为所有股东服务的知识和技能。

  而在做好第一步的基础上,CEO 及其管理团队要确保对组织的创新是支持并给予奖励的。在整体调整目标的过程中,衡量成功的标准也需要进行相应的改变。因为变革难免会导致失败的出现,但导向学习和进步的失败是可以被接受的。

  当然,BRT 成员公司之间公开透明的交流对整个新使命宣言的践行同样关键。大家应该在增强创新、雇员管理、顾客忠诚度等问题上保持长久高效的沟通机制。这种透明化不仅是建立彼此信任的过程,同时也是在内外部获得尊重的过程。

  那么如何界定新时期下股东的价值?美国银行 CEO Brian Moynihan 表示,「你可以通过一种负责任的方式,为你的股东提供更好的回报,同时为你的员工提供更好的福利。」但可能因为这份声明缺乏具体的提案,所以才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和怀疑。

  其实在 BRT 新的发展时期,股东利益依然很重要,只不过不再是以往所认知的「最重要」或片面理解的「唯一重要」。

  股东是企业的重要利益相关方,这一点始终不会变。只不过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应当是可持续的和负责任的经营和成长,从而在满足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和需求以及应对多重利益相关方的诉求过程中,创造商业价值。

  为了让 BRT 的声明变得有意义,签字的成员公司未来不得不改变他们的产品或经营策略,可能这些调整可能对短期利润最大化而言并不是最理想的,但的确是值得鼓励的。不过接下大家怎么做,实际行动如何,才是最关键的。

  在技术应用、产品体验和软硬件生态上,苹果都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我们期待华为这样的民族企业在学习和借鉴中完成创新和高速增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彩神app官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uffetcalc.com/shehui/1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