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神app官网 > 女人 > 正文

于海生趴在红英肩膀上痛哭流涕

10-02 女人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古村女人》是由俪丽执导,谢兰马强刘佩琦杨劲松领衔主演的农村题材励志剧。2011年7月3日于吉林乡村频道首播

  该剧以鹭仙古村的江南村庄为背景,讲述了乡村女人梁红英用尽自己的一生侍奉三位老人,抚养四个孩子并挑起两个家庭的感人故事

  70年代:梁红英本是古村里安分守己的年轻女人,却因为自家成分不好,为能给自己的哥哥相一门亲事而走上了换亲的道路。她狠心斩断自己与初恋情人刘金根的情愫,历尽周折嫁到邻村的夫家,发现自己的丈夫大头是一个不懂得夫妻之事的傻子。梁红英接受了现实,兢兢业业服侍丈夫、婆婆,本以为人生从此太平度过,却没想到造物弄人,大头抱回了被金根妈弃养的女婴二丽。梁红英不知二丽是刘金根的孩子,只当是自己捡来女儿细心喂养,直到大头为了给她抓鱼催奶溺水身亡,大头妈从此受了刺激,精神时好时坏,刘金根的妻子茶花也发现被金根妈偷偷抛弃的二丽就在梁红英家里,来抢回了二丽。梁红英带着疯癫的婆婆无依无靠,不得不回到了古村,重新开始另外一种生活。

  古村的下乡知青于海生并不理会梁红英已为寡妇的闲言碎语,主动帮助她打点家里的劳务事儿,两人渐渐熟络,随着返城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于海生逐渐对梁红英产生了感情,在另一个换婚女人荷香的撮合下,于海生和梁红英成为了一家子,梁红英感到虽然与刘金根带给她的心跳并不一样,但这种踏实祥和的生活更让她感到安全。儿子于望的出生让她的幸福达到顶点,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带给茶花的精神压力更大了,茶花再次生下一个女儿三丽以后,因产后大出血而突然身亡,金根妈把这一切都归咎在梁红英身上,而刘金根承受不住古村带给他的悲伤,同时也为了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启程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

  80年代:梁红英不忍看到三丽因为没有奶水饿的直哭,顶着压力把三丽接到家中喂养,也通过此举获得了金根妈的谅解,就在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酷爱美术摄影的于海生,一心想追求艺术的真谛。梁红英为了圆于海生一个梦,终于同意于海生离她而去。于海生临走前对梁红英表示,他一定会回来,带给梁红英和古村更好的日子。梁红英受金根妈病床前嘱托,代养金根的孩子。因自己要伺候金根妈和大头妈,本来生活已经艰难得很,却在此时又传来消息:刘金根被捕入狱了。为了不让金根妈的病情更加恶化,梁红英决定把刘金根入狱的事情隐瞒起来,除了假装刘金根给家里寄钱以外,还要想尽方法挣钱来养活几口人,这时是大头妈祖传的泡菜秘方解救了梁红英的困境,通过腌制泡菜,她找到了养活全家的路子。送走了病重不治的金根妈,也带大了几个孩子。

  90年代:刘金根回村了。梁红英和刘金根本应重新走到一起,却因为孩子的反对迟迟不能如愿。这时村里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浪潮,让梁红英无法预料到的是,县领导与村干部带着于海生也回来了。他是为了自己曾经立下的承诺回来的,因为于海生的到来,古村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开展旅游业以外,梁红英的泡菜厂也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大发展,几个儿女已经长大,在不存在生活和儿女的压力以后,梁红英该如何选择自己的感情,于海生和刘金根二人又该何去何从,古村仍然在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最后,是于海生看出了梁红英对刘金根尚存的感情,他明白了。于海生的退出成全了梁红英和刘金根,两个分别二十五年的恋人,带着古村的祝福和儿女的期望终成眷属

  来金根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这让八斤婶格外高兴,金根在部队里是个干部,这次复员回乡,鹭仙古村的人都在期盼着他的回来。老梁头也在为儿子富贵找媳妇,媒婆凤芹提出用梁红英换亲,但红英家人也是很不情愿。梁红英一等金根就是三年,梁老汉为续上香火只好同意去换亲,梁红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家人换亲了,她仍然每天在等待着心上人金根的到来。梁红英知道他爹把自己许给别人后很吃惊,她不想那么早让自己嫁出去。梁红英也是无可奈何,她哥答应她不娶了。梁老汉一夜未归,梁红英见他回来从家中跑开,她同村儿好友荷香决定帮她哥说媒。荷香去给何富贵说媒,结果是撞了一鼻子灰,荷香从张老憨屋里出来的事情被菊兰传开。梁红英决定去金根家中,她感觉荷香去说十分不方便。

  梁红英到金根家后对他妈说自己想嫁给金根,金根妈的话伤了她的心。梁老汉知道梁红英的举动后感觉很丢人,知道家里要被退婚气昏倒在地上。面对命运的安排梁红英只好接受现实,她烧毁了刘金根这么多年来写给她的信件。梁红英将那双布鞋埋到了村里的大树前,一大早她又跑到村里的大路前等刘金根,仍然是没等到,她就回到家接受了安排。刘金根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两家换亲的队伍,他的突然出现让梁红英喜出望外,刘金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抱起了梁红英就走,众人不知所措,队长到后将他们强行分开。大头看见新媳妇被抢走就跑开了,他妹妹胖伢也追赶过去,梁红英只好扶着他哥回到家中。刘金根被带到队里后关了起来,八斤婶听说后跑过去看他。梁红英将她和刘金根的事情说给了她哥,刘金根和梁红英的话引起了村民的议论,上面原本是要提刘金根做小队干部的。八斤婶对儿子的关押很担心,大队长送来了书信,树发看过后将刘金根安排到了砖厂工作,原来是要安排他到大队工作,他入党积极分子的资格都被取消了,荷香在劝梁红英要想开。八斤婶想让刘金根娶大队长的女儿茶花,他听完后就走开了。

  刘金根含泪在古树下吹起了牵动红英心扉的唢呐,回想着两人甜蜜的恋情。红英在家听到唢呐,欲往古树下与金根会面,被父亲阻拦。金根吹奏完最后一个音符转过身,红英却没有像当年一样出现在他身后。金根百感交集,他迈开大步朝梁老汉家的方向跑去找红英。红英听到叫喊想出门会金根,却被梁老汉挡住。富贵想要拿门闩将门闩上,被刘金根猛力将门顶开,闯进院来向梁老汉提亲,梁老汉愤怒至极,眩晕跌倒。红英心疼父亲,无奈之下赶走刘金根。刘金根抢亲的事满村皆知,本来要当干部的刘金根却被分配到了砖厂卖苦力。前些日子来说亲的人都不见了,八斤婶开始为儿子的婚事着急,托媒婆向大队长的侄女茶花提亲,可是没有媒婆敢接这门亲,无奈之下亲自上茶花家提亲。红英看着卧病在床的父亲和腿有残疾的哥哥,强忍泪水,再一次决定换亲。队长树发找到单身汉张老憨,想把媳妇的远房妹妹说给老憨当媳妇。当提到荷香与老憨的谣言时,老憨气愤的离开,拒绝了树发的好意。茶花妈应付着送走了上门提亲的八斤婶。茶花告诉母亲自己想嫁刘金根,母亲无奈同意。八斤婶找到红英,逼红英劝金根对其死心,红英含泪同意。来到砖厂向刘金根说出了自己违心的话:我根本就不爱你!刘金根绝望了,决定娶茶花为妻,在梁红英再次换亲的那天,一对心爱的恋人,双双与自己没有任何情感的对方拜堂成亲。拜堂后的夜晚,金根喝的烂醉如泥。茶花听到金根嘴里满是红英的名字后泪流满面。红英的哥哥梁富贵被傻子大头的姐姐胖伢踹到床下。

  欲哭无泪的红英看到身边的傻子大头决定自杀,拿起准备好的剪刀,突然被大头发现,叫来了大头妈,大头妈阻止了红英。第二天一早,大头妈不但没有责怪红英,还端来粥给红英喝,并给红英讲道理,红英心软了。八斤婶一大早带着茶花满院子打招呼。三天回门,路过小河,大头心疼媳妇,执意要背红英过河,累的满头大汗,红英内心感动。红英和大头来到古树下,看到熟悉的古树红英触景生情,回忆往事。知青于海生写生路过,打开画板对她画了起来。大头突然调皮的抢走了于海生的画拿给红英看,于海生不好意思的介绍自己,红英把画还给于海生,迅速领着大头离开了这里。海生对他们疑惑不解。进村后红英和大头撞见了迎面走来的金根和茶花夫妇。两个昔日恋人再度相见,都很难过,纷纷躲避对方。红英回到家里,看到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的父亲,欲言又止。看到大头的妹妹胖伢憎恨自己的母亲,红英无奈。好友荷香被城里的恋人所抛弃,悲痛欲绝,在井边欲寻短见,被回门的红英发现并制止后,决定嫁给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张老憨。大头在地里拿着媳妇给的风筝到处跑,红英带着洗好的黄瓜来帮大头妈种地。大头家的房子漏雨,红英冒雨爬上屋顶修补漏顶,感动大头妈。金根的妻子茶花怀孕,八斤婶小心翼翼的伺候茶花,希望茶花生个儿子。茶花看到八斤婶盼孙心切,内心忐忑不安。

  茶花要生了,八斤婶为了抱孙子在古树下虔诚的祈祷。当得知茶花生的是个女儿,八斤婶变颜变色,暴跳如雷,茶花委屈无奈。金根坐到床边,拉着茶花的手安慰她。茶花第一次从金根那得到了安慰,不禁悲从中来,扑到金根的怀里,痛哭流涕。快嘴菊兰把八斤婶让到自己家堂屋里给予安慰,没想到说错了话,被八斤婶臭骂。红英与大头逐渐产生亲情,看到红英终于叫娘,大头妈很是欣慰。红英学来大头妈祖传的泡菜手艺。当得知大头不是先天痴呆时,红英决定卖泡菜挣钱为大头治病。八斤婶因茶花没生出儿子对茶花冷眼相待,冷嘲热讽。梁老汉看到金根家两胎落地,自家无果,心急如焚,为儿着急。为了能抱上孙子,八斤婶到处祈求,寻找偏方,逼茶花喝下各种奇怪的药。荷香发现自己怀孕了,不愿为张老憨生子,背地里打胎。红英带大头到镇上看病,正巧遇到来买打胎药的荷香,荷香想隐瞒打胎之事,借故离开。金根在集市上碰到红英和大头,不禁呆住了,看到茶花正在看他,立刻低头掩饰。快嘴菊兰难产生下第二个儿子,八斤婶眼红,希望茶花也能争口气,茶花心里委屈,转身进屋。红英起早贪黑做泡菜卖泡菜,在去集市的路上遇到荷香,荷香透露了自己打胎的事,红英劝荷香跟老憨好好过日子。茶花又要生了,八斤婶又跑到大树下跪拜。当得知茶花生的又是女儿时,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被张老憨背回了家。

  八斤婶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政策,趁金根出门,将茶花迷昏,抱走二丽,找到于海生写下二丽的生辰八字。一步一回头的极不忍心的将二丽丢弃在了后山的大石头上。恰巧梁红英带大头回娘家,路过后山听到孩子哭声。红英循着哭声找到了二丽,见到孩子这么小就被丢弃,心生怜悯,将二丽捡回家中。金根回家见茶花昏倒在地,将她摇醒,茶花发现二丽不见了,心急如焚,到处寻找。金根见八斤婶回来,质问母亲。八斤婶理亏,又见儿子发火,索性撒泼。大头妈见二丽长的好看,讨人喜欢,决定抚养这个被丢弃的孩子。听到二丽丢失的消息,树发和村民们四处寻找着二丽的下落。八斤婶悄悄的跑到扔孩子的地方,见二丽已经不见踪影,心中一阵难过,流下泪来,并跪求保佑茶花第三胎生个儿子。寻找二丽无果,茶花转而求八斤婶告知二丽的下落,八斤婶极力推脱,茶花挣扎着下床要给八斤婶跪下,被金根拦住,并答应一定把二丽找回来。梁老汉为儿子梁富贵久婚无子而烦恼,找到树发要生子偏方。大头妈为了给二丽补充营养,买回一条鱼给二丽熬粥吃。快嘴菊兰找到于海生帮自己写信,在于海生口中得知八斤婶曾在丢孩子那天找他写过孩子的生辰八字,菊兰猜到是八斤婶把二丽扔了,转身去找金根吐露实情。金根得知真情,跑回家愤怒斥责母亲,八斤婶无奈,带金根去后山寻找,最终无果,金根妈自责无奈。大头带着二丽满地乱跑,不小心把二丽的头摔破了,致使二丽的头上留下疤痕。金根自觉对不起茶花,独自一人到酒馆喝闷酒,被李家兴和张老憨劝回家。

  李家兴和张老憨把烂醉如泥的金根送回了家。八斤婶清楚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心里难过。金根生母亲的气,抱着大丽要把茶花送回娘家。自己也要搬去大队住。八斤婶被冷落,失魂落魄。茶花妈埋怨金根,不让他进门。知青开始一批批的返城了,于海生看到别人返城,内心不免有些失落,独自一人回到暗房发呆。快嘴菊兰来知青点找于海生,不自量力想把自己歪眼的妹妹说给于海生当媳妇,海生拒绝了她的好意。鲜菜下来了,红英的泡菜不好卖了,一家人省吃俭用,既要给大头看病,又要喂养小二丽,生活过的十分艰险。大头看到二丽没有鱼吃,独自一人跑到河边,想捞鱼给二丽吃,不幸溺水身亡。大头妈承受不住丧子之痛,从此精神失常。胖伢回到家中,见母亲已经不认识自己,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红英满眼的泪花,看着这对母女不能相认心中悲痛万分。丧夫之痛加上婆婆精神失常,让红英一时间难以接受。金根接茶花和大丽回家,看到荷香哭肿的眼睛产生疑问。得知红英的遭遇,金根的眼中现出了一丝担忧。梁老汉和儿子梁富贵商量把红英接回家住,听儿子说红英怕别人说闲话,不愿意回来,无奈亲自上门去劝女儿。大头妈精神失常,跳到河里去捞大头,被村民及时发现并告诉梁红英,红英费尽力气才把疯婆婆从水里拉上了岸。想到自己苦难的境遇,不觉眼圈泛红。梁老汉蹲在大头家门口不知到怎样劝说女儿,见女儿出门挑水,想帮女儿却被红英倔强的拒绝。梁老汉看着女儿倔强的背影,心中难过。八斤婶知道红英家的事后觉得万幸,幸亏这个克夫的女人没进自己的家门。想想还是茶花好,便主动给茶花买布做新衣服。知青们大多都返城了,海生没有办法回去,内心失落。

  红英一个人既要卖泡菜,又要忙活家里,照顾疯婆婆和孩子,生活愈加艰难。疯婆婆时常跳到河里捞大头,红英无奈,耐心劝阻。队长来到红英家问她有没有什么困难大伙可以帮帮她,并告诉红英再不去参加劳动,工分不好算。金根忍不住来看望红英,又觉得自己不合适进去,于是在门口偷偷观望。看到红英脸色苍白,似乎比从前消瘦了许多,心下难过。把手中的一篮子鸡蛋挂在了门口的房檐下,转身要走,突然发现红英用来裹孩子的花布无比的熟悉。跑回家翻箱倒柜找出了和那块画布一摸一样的被子,此刻直觉告诉他,红英抱着的孩子可能是丢失的二丽。从此金根经常旷工跑到大头家门口偷偷观察红英的孩子。快嘴菊兰知道金根旷工后,找到八斤婶告知此事。八斤婶质问金根,金根敷衍不说。荷香到红英家看望红英,得知红英的孩子是捡来的,生辰八字又跟二丽一摸一样,突然意识到这孩子就是二丽。回家后告诉了金根,茶花听到后跑到大头家要回了二丽。送走二丽,红英失落的走回家,突然发现自己家着火了,红英冲进屋救疯婆婆,被瓦片砸晕。邻居们前后穿梭尽力的灭火。八斤婶为了让茶花第三胎生个儿子,又开始研究偏方,逼茶花喝药,被金根生气阻拦。大头家的房子烧成了灰烬,梁老汉和儿子儿媳把红英和大头妈接回了家。红英被安排住到了哥哥的屋子。看到哥哥嫂子没有地方住,执意要搬回去。快嘴菊兰在于海生的暗室看到红英的很多照片,把此事添油加醋传了出去。荷香听到后追打菊兰。

  荷香听说红英回村住了,激动地跑来看红英。红英提到自己不忍心看着哥哥嫂子没有地方住,想搬出去的想法,荷香决定去找树发帮红英解决问题。于海生又送走两个返城的知青,看着就剩下四个人的知青点,心里很不是滋味。在其他知青的调侃下,于海生承认自己喜欢梁红英,并决定如果回不了城就跟梁红英在一起。红英回村后,大家都躲瘟疫一样的躲着梁红英,认为她克夫,是不祥之人。没想到快嘴菊兰不但不这么想,反而很同情她。树发听说红英家的难处,带着荷香和红英来到知青点,把院子角上的一间空房子安排给了红英和疯婆婆住,并安排红英帮几个知青做做饭,挣点工分补贴家用。梁老汉和儿子帮着红英搬到知青点,几个知青也忙里忙外的帮着红英收拾东西,打扫卫生。院子里一派祥和欢乐的气氛。几个知青看着红英做泡菜,调侃着要红英帮着剪头发,并起哄让她给于海生也剪剪。理发时海生在镜子里偷偷的看着红英,被红英觉察,把镜子扣了下去。几个知青哈哈大笑,于海生羞愧的满脸通红。红英和知青们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事在村里传的风言风语。刘金根找到于海生,让于海生帮着把一瓶油送给梁红英,并警告他如果不想跟梁红英好,就离她远点。红英觉得金根过的也不充裕,决定到砖厂把油还给金根。没想到金根是从砖厂偷砖攒的钱。这件事被大队发现,把金根从砖厂开除了。八斤婶知道后,对金根一顿数落知青们都走了,就留下了于海生一个人。于海生把红英叫到暗房里给她看照片,趁机向红英表白。红英跑回自己的屋子,内心无法平静。

  茶花和荷香找到红英,都希望她能嫁给于海生,红英认为于海生早晚要离开这里,不能嫁给他。村子里实行包产到户了,红英也像其他村民一样分到了自己的责任田。可是红英一个人既要种地又要做泡菜,还要照顾疯婆婆,实在是太过劳累。金根在茶花的怂恿下,到红英地里帮她干活。村民们都抬头好奇的看着他的举动。茶花也大方的回应着每个人的目光,拎着水朝红英走过去。村民们密切注视着他们的行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八斤婶找到红英一顿数落,让红英离金根远点。红英委屈,回到屋里收拾东西要离开这里住,于海生劝红应留下,自己搬去大队部住。疯婆婆又跑到水塘里去了,于海生把大头妈救了上来,送回了家。为了避免大头妈再往河里跳,于海生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小水池,让大头妈在这里捞儿子,红英看到很是感激。于海生趁机向红英吐露心声,被拒绝。刘金根半夜醉酒找到于海生,让于海生对红英好点,把红英带走,两人言语冲突,打了起来。知青小李来信告诉海生自己要出国,不能帮海生办回城的事了,让他再等几年,于海生失落痛苦。红英看到于海生独自一人痛苦酒醉,心生怜悯,上前安慰。于海生趴在红英肩膀上痛哭流涕。红英对于海生逐渐心动,主动帮于海生洗衣服,被茶花看到,茶花希望红英嫁给于海生,好让金根对她死心。红英找到荷香,商量着决定嫁给海生。

  红英和于海生来到古树下,告诉于海生自己的想法:如果于海生决定留下,就答应他的求婚。海生犹豫了。红英正在责任田里干活,于海生跑过来,全然不在意村民们的起哄,大声的告诉梁红英自己不走了,要留下来娶红英做媳妇。红英觉得无地自容,脸色涨的通红。于海生来到梁老汉家提亲,梁老汉欣然同意。红英嫁给了于海生。 1983年,大队部变更成了村委会,树发由大队长变成了村委会主任。梁红英和茶花同时怀孕了。茶花难产生下第三胎,因出血太严重,经抢救无效身亡。金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死去的茶花,想到茶花从来不曾在自己这里得到过真爱,心生愧疚,泪如雨下,嚎啕大哭。在茶花坟前抚摸着墓碑久跪不起。八斤婶自责,到古树下祈祷忏悔。金根来到茶花妈家下跪认错,任茶花妈打骂,金根跪着一动不动。菊兰看到金根一家的遭遇,眼圈泛红。金根在大树下找到了晕倒的八斤婶,把她背回了家。八斤婶悔恨自己对茶花所做的一切,金根忍痛安慰。红英给于海生剩下一个儿子,于海生坐在她的身边,将母子俩都搂在怀里。于海生给儿子取名叫于望,希望以后孩子能有出息。刘金根和八斤婶看到孩子没有奶吃,饿的直哭,心疼却没有一点办法。李家兴看到孩子这么可怜也心生怜悯,让媳妇菊兰想想办法。梁老汉看到女儿生了个儿子,高兴地合不拢嘴,暗示旁边的梁富贵和胖伢也能赶紧生个一男半女。荷香给金根出了个主意,让金根把孩子抱到红英那吃奶。金根来到红英家,不好意思进门,被于海生发现,并主动把孩子接进了屋里。金根独自离开。

  刘金根跑到大树下发泄,打破了手。树发找到金根谈话,让他好好种地,完成规定任务,不然是要罚钱的。红英已经可以下地走了,她抱着于望一脸的幸福。荷香拎着一篮鸡蛋来看望红英,并要给于望做干妈。两人谈到金根的孩子没有奶吃,红英知道金根不好意思总来找红英喂奶,于是主动上门给三丽喂奶。八斤婶十分感激梁红英,想到自己以前对红英的所作所为,向红英主动认错。红英见状主动给二丽当奶妈,金根意外的看着红英,于海生更是意想不到。八斤婶拄着拐杖要给红英跪下谢恩,红英连忙把她搀扶起来。于海生希望红英量力而行,分清楚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金根拼命的干活,可由于地里荒废太久,他的进度实在比其他人慢的太多。在他不远处,于海生也在吃力的忙活着,他的手掌心已经磨起了水泡。于海生疼的皱起眉头。回到家,于海生看到梁红英因为奶水不够而饿着自己的孩子时,生气的提醒梁红英别忘了哪个孩子是自己的,甩门而去。刘金根为了还钱和养活三个孩子,跟八斤婶商量把房子卖掉。八斤婶坐在堂屋里环视这个她无比熟悉的老屋,难受睡不着觉。于海生在水池边劝大头妈时,意外被大头妈认成大头,便将错就错,把大头妈骗回了屋子。李家兴在和金根的谈话中提到,邻村有人外出打工挣了不少钱,劝金根不如外出打工。金根找到母亲商量外出打工的事,八斤婶看到可以不卖房子,咬牙同意。金根又来到红英家征求于海生的意见,并向红英告别。金根终于决定要走了,八斤婶含泪送别儿子。

  于海生接到小李回国的电报,电报里提到可以帮于海生回城,于海生思想产生强烈的波动,是走是留海生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金根走后八斤婶心里没有了着落,荷香看在眼里,给八斤婶和孩子们送来了鸡蛋羹吃。红英看到于海生种不了地,就又开始做泡菜,打算卖点补贴家用,被于海生制止。于海生看到红英是真心实意的跟自己过日子,打消了回城的念头,回到暗房撕碎了电报。海生找到老憨学习种地,决定好好种地养家糊口。两年来金根按时往家里寄钱,只是忙的没有时间回来,八斤婶盼望着金根过年能回来看看。于海生看着满手的茧子,终于厌烦了种地。在红英的启发下决定在村里开一家照相馆。照相馆开张了,却没有人来照,于海生很是苦恼。在集市上溜达的时候走进一家麻将馆,学会了打麻将,夜不归宿。红英知道后很是气愤。张老憨发现荷香怀孕了,内心喜悦睡不着觉,对荷香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荷香偷偷又到集市上买打胎药,被红英发现,把药扔掉。荷香回家看到老憨把两张分开的团圆桌并到了一起,生气的离去,张老憨含泪将圆桌分开。树发找到红英谈话,说海生也不是种地的料,建议她明年不要承包这么多地了。红英想找海生商量,可海生又夜不归宿。红英拿上手电到麻将馆找于海生,没想到却遭到于海生的打骂。荷香听说于海生打骂红英,决定给红英报仇。梁老汉接受红英的建议,让儿子儿媳到省城看病。

  于海生夜夜醉酒打麻将,不务正业,红英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老憨上集市上给怀孕的妻子荷香买新衣服,不料被车撞断了腿,住进了医院。荷香知道后跑到医院看老憨,见到老憨的腿被撞断,眼泪不由得掉了下来。当得知老憨是为了给自己买新衣服才到镇上来的,终于感动了,一头扑在张老憨怀里放声大哭。老憨回到家里养伤,荷香把两张团圆桌并到了一起,并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老憨看到这一切,明白了荷香的心思,放声大哭。梁老汉在院子里焦急的等待着儿子儿媳从省城归来。梁富贵在医院检查完,得知是自己不能生育,自觉对不起红英,回来之后扑通跪在了梁红英面前。梁老汉知道儿子不能生育后,着急吐血。红英背着父亲拼命的朝卫生所跑去,半路上梁老汉对红英说出对不起后就咽气了。从坟地归来,红英心情沉重,痛苦万分。于海生心疼红英,决定帮梁红英卖泡菜。每天推着红英去镇上,站在独轮车前面替红英招呼着来买东西的客人。荷香为张老憨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小叶子。菊兰看到整个院子只有自己能生儿子,感到无比的自豪。红英陪八斤婶取完钱,建议让大丽去上学,八斤婶要攒钱给金根娶媳妇,拒绝供大丽读书。小李在深圳又给海生发来了电报,告知海生随时可以回深圳。于海生只觉得刹那间天旋地转,本来已经平复的内心又再次掀起波澜。茶花妈来到八斤婶家要把孩子接走,八斤婶让孩子们自己选择,只有二丽愿意跟姥姥回家。

  大丽想上学被奶奶拒绝,于是来找梁红英,红英答应想办法让大丽上学读书。经过考虑,红英来到荷香家借钱,荷香痛快的借给了红英。红英回家后把借来的钱藏到了柜子里。于海生给大头妈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这些钱,并将钱揣进了自己兜里。梁红英发现钱丢了,质问于海生,得知于海生已经将钱拿去赌了,伤心气愤。于海生到邮局给小李发电报说自己想去深圳,不巧被快嘴菊兰听到,菊兰跑到知青点将此事告知了梁红英,梁红英听后十分震惊。树发找到于海生,让他到村里扫盲班给大家讲课,既能挣点钱,也算是给村里做点好事。海生透露自己讲不了多久就会离开。红英为了把大丽送到学校读书,拿出了家里所有的钱,连打一瓶油的钱都不够了。村民们不断的涌进用村委会临时改成的夜校教室。于海生穿着件平时很少穿的衬衫,干净、精神的走到黑板前面给村民们讲课。这样文质彬彬英姿勃发的于海生她已经几年都没有看到了,红英在下面看着于海生,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的陌生。下课后红英夸海生讲课讲得好,海生打断她的话,径直朝家里走去。红英看着他的背影,泪眼朦胧。二丽想回到奶奶家,茶花妈吓唬她说奶奶家的人都不好,并让二丽看自己头上的伤疤。二丽吓哭不敢再回家。红英知道海生要走,要海生拍几张全家福,并允许海生去深圳,海生很感动,临走之前发誓一定会回来,要让红英让村民们都过上好日子。

  红英告诉等待上课的村民们,于海生走了,不会来上课了,大家听到都很震惊。红英回到院子里,接到树发的消息说金根进监狱了。红英大为震惊,把于望和疯婆婆交给哥哥照顾,独自一人坐车到省城的监狱里看望金根。两人相隔铁窗见面泪眼相望。得知金根是被人陷害进的监狱,红英松了一口气,决定帮金根向八斤婶隐瞒入狱之事。大头妈在水边涮西红柿,却等不到来阻止自己的于海生,吵闹着要找“儿子”。大丽放学后到姥姥家接二丽回家,二丽不肯走,还说奶奶和红英的坏话,大丽听不下去,动手打了二丽。梁富贵好心劝红英搬回家住,被红英倔强的拒绝了。梁富贵无奈的看着妹妹。红英到监狱给金根送去冬天穿的厚衣服,金根得知于海生已经回深圳,让红英有困难就找大家帮忙,别自己一个人抗。八斤婶已经一个月没有收到金根寄得钱了,心存疑虑,找到树发和红英询问,两人都安慰敷衍。红英找到树发商量办法,决定攒钱替金根寄给八斤婶。本来日子就不好过的红英,既要攒钱供大丽上学,又要每月给八斤婶寄钱,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了。红英为了攒钱,起早贪黑做泡菜卖泡菜,身心非常疲倦。大丽被老师叫家长,大丽只能找到红英帮忙。从老师口中得知大丽一天只吃一顿饭,严重影响学习。红英质问大丽,得知大丽是因为要攒钱把学费还给自己,红英骗大丽说是金根给的钱,大丽这才同意好好吃饭。荷香看到红英这么艰难,便来到红英家帮红英做泡菜卖泡菜。红英很是感激。

  八斤婶从小二丽口中得知,大丽上学的钱是金根寄给红英,再由红英转交给大丽的。回家经过比对,发现这次的汇款单是从村里寄出来的,于是找到梁红英理论,红英委屈又不能辩解,八斤婶破口大骂,大家听到八斤婶的话纷纷的对红英指指点点议论着。红英掩面而泣冲进屋里。红英卖泡菜走到一条死胡同,刚想原路返回,一个矮胖男拦住了她的去路,预谋不轨。被闻讯赶来的好心人冯老板救下。知道红英是卖泡菜的,冯老板买下了红英的泡菜,并答应让红英每周往自己的饭店送一坛泡菜。红英闻听兴高采烈的回家了。八斤婶到红英家找大丽,并向红英讨要金根的“血汗钱”。这时树发施计找来了金根的“工友”向八斤婶解释钱的问题和不回家的原因,八斤婶这才善罢甘休。红英到金根家照顾卧病在床的八斤婶,八斤婶自觉羞愧向红英道歉。红英找到树发,把钱寄给树发省城的亲戚,再由树发省城的亲戚帮着把钱寄给八斤婶,以此隐瞒八斤婶金根入狱的事。在冯老板的帮助下,城里饭店对红英泡菜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了,红英打算开个泡菜作坊扩大生产量。树发带着红英来到村里的一个破房子旁边,把废弃的牛棚安排给红英做泡菜作坊。荷香和老憨帮着红英把废弃的牛棚改造成泡菜作坊,并帮着红英做泡菜。冯老板借口没带钱,把红英骗到自己家里,终于露出丑恶的嘴脸,威胁红英如果不从了自己就断了红英的财路,红英宁死不从,奋力逃脱。荷香听到这个消息,独自找到冯老板算账,被冯老板的手下拦住,打到在地。张老憨知道荷香被欺负,来到镇上把冯老板一行人暴打一顿,为荷香报仇。

  红英到监狱探望金根时,从金根口中得知了真空包装这门技术可以防止泡菜发霉。回家经过跟荷香商量和在市里泡菜厂的考察,最终决定找包装厂去封装泡菜。荷香把村民们都召集到一起,红英请村民们帮忙一起做泡菜,赚钱后再给大家发工钱。泡菜作坊里,大家分工明确,工作热情高涨。红英和荷香拎着麻袋,把包装好的泡菜送到各个饭馆。可是最后由于包装的成本太高,还是赔钱了。不得不把生产停下来。八斤婶得知金根进了监狱,突然中风倒地。病床上的八斤婶说不出一个字,将三个孩子的手和红英的手握在了一起,红英明白了八斤婶的意思,八斤婶这才放心的去了。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红英帮八斤婶办完了丧事。把大丽三丽接到了自己家里住。红英来到监狱看金根,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忍着眼泪向金根隐瞒着八斤婶去世的消息。红英来到茶花妈家接二丽回家,二丽在茶花妈的撺掇下赶走了红英。红英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日子拮据,连油都吃不起。桂枝看到红英的状况,送给红英半瓶油,解了红英的燃眉之急。菊兰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想到茶花的死,害怕不想再生,李家兴不同意。村里实行妇女主任选举,荷香向菊兰给红英拉选票。菊兰因为不想再生孩子找到红英帮忙,红英虽然妇女主任选举落选,但还是找到李家兴做劝说。没想到吃了闭门羹。

  荷香出主意让菊兰假意提出离婚,没想到菊兰因此被暴打一顿。李家兴以为是红英撺掇菊兰离婚,找到红英破口大骂,被荷香用扁担一顿海扁。菊兰收拾东西要回娘家,李家兴看着菊兰态度坚定反而有些慌张,跑到她身前拦她,菊兰坚定的出了门。菊兰来到红英家,红英安排菊兰住在自己这。桂枝找到李家兴,转告红英的话,让李家兴去红英那里接回菊兰。红英施计让两人和好如初。李家兴也同意不再逼菊兰生孩子。于望和三丽抢新书包,埋怨红英偏心眼。红英心疼无奈。二丽因为头上有疤,被同学嘲笑,辍学在家,红英劝说二丽继续上学,被茶花妈赶了出来。大丽对金根的去向产生了怀疑,偷偷尾随红英来到了监狱门口。红英从监狱看金根出来,发现大丽在门口等候,不知该如何向大丽解释。见已经瞒不住了,红英只好带大丽到监狱见金根。父女两人多年不见,隔着栏杆抱头痛哭,金根责怪红英告诉大丽实情,大丽替红英开脱。金根问到八斤婶的近况,聪明的大丽瞒了过去。走出监狱大门,懂事的大丽给红英下跪叫娘,红英感动的将大丽揽入怀里。一件接一件的事情使得红英压力越来越大,终于无法再向金根隐瞒八斤婶去世的消息。金根得知八斤婶已经过世,痛哭流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二丽得知红英要把大丽三丽送到镇上读书,误解红英,于望为此与二丽打架。

  大丽回家看到大头妈在水池里捞大头,跳下水把大头妈拉了上来。回屋发现三丽被二丽带走,立刻跑出去追。在劝二丽的过程中不小心打了二丽,二丽哭着跑回姥姥家。金根在监狱里通过看书学到不少知识,提醒红英一定要到工商所去办执照,正规办厂。红英在金根的建议下,打算买旧封装机,自己包地种菜,降低生产泡菜的成本。经过询问,旧机器也要一万左右,这对红英来讲是个天文数字。红英通过跟荷香商量,利用自己看书学来的知识,准备让村里人入股,集资办厂。大家都很支持红英的做法,纷纷入股。机器买回来了,可是没人会用,这下愁坏了红英。三个孩子越来越懂事,红英答应三丽和于望,谁考了第一就奖励谁一支新钢笔。红英找到荷香菊兰包菜地,两家都欣然同意,并答应帮忙种菜。二丽拿着母亲的画像给大丽三丽看,于望认为茶花没有母亲红英好看,与二丽争执起来。红英回来看到于望把二丽的画板踩坏,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于望,于望气愤的跑了出去。红英修不好于望踩坏的画板,从供销社买了一个新的还给二丽,二丽毫不领情,红英心里难过。于望考了第一名,回到家却没有得到想要的新钢笔,跟母亲发火,红英愧疚,眼圈泛红。二丽来找姐姐玩,被于望驱赶,不小心把于望推倒,撞伤了耳朵。经过和泡菜厂协商,红英请来了技术人员教大家使用封装机。在大家的努力下,泡菜作坊重新开张,并开始盈利,大家都挣到了第一笔钱。村子里突然迎来“投资办厂”的商人—林之江,并要为泡菜作坊扩大生产,兴建厂房。村民们摆下酒席热烈欢迎。

  红英挣到了第一笔钱,决定出资为村里办个夜校,从城里请来了技术人员,让大家学习种田、养殖。林之江等人为换取村民们的信任,给村里装上了第一部电话。以去省城办手续为由骗取王婶的地契,又骗村民们说要集资办厂,让大家踊跃入股。红英接到金根要出狱的电话,喜极而泣。孩子们听说思念已久的爹要回来了,都高兴地欢蹦乱跳。红英又一次来到村口的上坡等待金根归来,没想到金根已经在古树下吹响了那响彻天际的唢呐。红英飞奔到古树下,两人在古树下再次相见,已是两鬓斑白,满眼泪花。金根和红英来到阔别已久的老屋,十几年的一幕幕近在眼前。看到迎接他的众人、看到日思夜想的院子,金根百感交集,泪流满面。红英让金根到泡菜厂上班,负责操作真空包装机。林之江来到泡菜作坊,催红英抓紧时间办建新厂的事宜。转身回到村委会给王婶办理土地转租手续。经过跟树发商量,在古树下召开了入股大会,村民们积极地入股交钱,幻想着美好生活。金根来到茶花家接二丽,在茶花妈的煽动下,二丽不但不认金根,还把金根轰出了家门。金根听说有人来投资并召开了入股大会,找到红英看合同,确定林之江等人是骗子。连忙和红英追了出去并到派出所报了案。此时林之江等人早已逃之夭夭。村民们知道自己的钱被骗以后,纷纷抱怨,梁红英答应大家一定会把大家伙的钱还给大家。

  红英决定独自一人去城里找林之江等骗子,在村口遇到了打算跟自己一起去的刘金根。她劝金根回家照顾孩子,金根偷偷跟红英坐上了同一辆车。两人来到城里先在派出所报了案,并答应积极配合警察抓到骗子。他们找到学校的美术老师为骗子模拟画像,依照画像盘问路人,寻找林之江。两人白天啃馒头喝凉水,晚上住便宜的小招待所。为了省钱只能开一间房,红英看到金根睡在宾馆的楼道里很是心疼,经过劝阻,金根睡到了宾馆屋里的地板上。为了加大找到骗子的几率,两人最终决定分开行动,并约定5点之前回到招待所汇合。几个骗子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里,在宾馆门口被刚好经过的梁红英发现,一路尾随来到街心公园。就在他们拿到火车票,准备去往火车站的时候,梁红英施计撞到了三个骗子。告知三人自己又筹集到了一大笔钱,并要极力请三个人吃饭,以此拖住三人。三人经不住红英的热情,跟随红英来到招待所对面的小饭馆。红英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请三人吃,借机向三个骗子敬酒,以把三人灌倒。席间借上厕所的机会请饭店老板帮忙报警。金根回到宾馆见红英还没回来,到处寻找,不见踪影。为了拖住时间,红英装醉与林之江套近乎。饭店老板趁机报警,被三个骗子警觉发现,上前阻住。金根回到招待所门口,看到红英正在马路对面的饭馆里跟几个骗子厮打。冲进去解救红英。此时警察也及时赶到,金根协助警察将骗子抓获,找回被骗的钱财。回到村委会,红英把钱一分不少的还给大家,并宣布要自己把泡菜厂做大,大家纷纷把钱留下入股,决定跟红英一起干。红英提议让金根做厂长,大家纷纷议论,在树发的提议下,金根最终当上了副厂长。红英趁过生日,把大家伙叫到自己家一展厨艺,餐桌上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张老憨劝金根考虑一下跟梁红英的个人问题,引起金根的思索。泡菜厂换了新厂房,引进了各种先进的设备。红英正在厂房检查工作,忽然听到金根熟悉的唢呐声。红英顺着声音的来源,一路跑到了古树下,期待的看着金根。金根满脸的笑容,像当年一样注视着红英。突然,他发现消失多年却意外归来的于海生。如今的于海生西装革履发型整齐,散发着成功男人的魅力。红英看到于海生出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海生叫红英一起回家,红英却拨开了他的手,独自回家。海生来到村委会找到树发谈为鹭仙村投资的事,两人多年未见热烈拥抱。红英回到家里夜不能眠,独自来到暗房,看着当初和于海生的合照,潸然泪下。于海生来到院门口,刚好遇到从暗房出来的红英。海生想看看儿子和大头妈,被红英拒绝,海生满脸是泪,默默的走出院子。海生找到树发,决定先给红英的泡菜厂投资,扩大生产规模。没想到梁红英并不接受。海生气愤的离去,红英低头抽泣。海生来到知青点的院子,正遇到大头妈要下水捞儿子,一把抓住大头妈,大头妈见是海生,又把海生当做大头,扑到海生怀里嚎啕大哭。于望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站在两人背后。海生回头认出了于望,于望也认出了海生,冲上前搂住海生,泣不成声。红英回到家,看到于望收拾书包要跟于海生去城里玩,极力阻止,于望不听劝阻,冲出家门。金根找到红英辞职,离开泡菜厂。海生为泡菜厂找来技术人员和风险投资,红英找到海生拒绝他的任何帮助。

  二丽到现在还不认金根,金根很是烦恼,坐在酒馆门口独自喝着闷酒。海生走进来陪金根喝酒,并承诺帮金根一切真相都告诉二丽,劝二丽回家。海生带着礼物来到茶花家,找到二丽并告诉她父辈们的恩恩怨怨。茶花妈回来后看到桌子上的礼物,知道有人来找过二丽了,提醒二丽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谎话。知道真相的二丽想要回家看看,茶花妈阻止。二丽不再相信外婆的话,茶花妈生气打了二丽,二丽跑出门外。二丽回到古屋,正赶上一家人在吃饭,全身淋湿的二丽没有勇气进门,偷偷躲在影背墙的后面。从言语中得知大家都希望她早点回来,顿时泣不成声,忍住哭声走出了老屋。二丽一边哭一边走,来到了当初红英捡到她的地方,想起于海生的话,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突然她脚下一滑,摔下了山坡,摔晕了过去。茶花妈见二丽还不回家,顿时着急,找到红英帮忙去金根家看看。金根听说二丽没回家,让大家分开一起寻找。红英来到当年捡二丽的地方,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二丽”, 突然听到隐约有人回答她。红英顺着声音找到二丽的大概位置,一着急从山坡跳了下去。红英把二丽扶起来背在肩上往坡顶上爬,突然脚下一滑,两人再度朝坡底滚下去。红英的头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两人都晕了过去。二丽醒来把红英摇醒,红英鼓励着二丽继续向上爬,两人坚持到了天亮终于找到了回家的山路,红英咬紧牙关,拖着沉重的脚步朝村子的方向走去。找了一夜的金根眼神已经近乎绝望。他回到家,看到二丽和红英还没有回来,二话不说扭头就走。终于在村口的石板路上见到了狼狈的红英。红英放下二丽就昏了过去。经过医治,二丽终于醒了过来。一声“爹”叫的金根满眼泪花,化解了父女间多年的误会。

  红英出院了,于海生把红英送回院子,红英当即赶海生走。于望希望母亲能原谅父亲。金根拿着工具加宽木床,给二丽安排床位。二丽搬回来了,金根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三个孩子热泪盈眶。于海生决定找考古专家到古村来考察,在村里开公司发展旅游业。暗房里,海生跟红英讲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在深圳的遭遇。红英还是不原谅海生,海生痛苦的蹲在暗房里,泣不成声。考古专家都到了,海生和树发带领众专家到古村参观游览。全村的孩子们都被集中到了村委会,于海生告诉大家要给他们做培训,将来让他们做导游,做宾馆的服务员,大家不用再种地了,以后挣的会比城里人还多。二丽三丽来到红英家看望红英,红英告诉她们要好好上学,不要辍学去做导游。红英回到泡菜厂,看到金根在研究于海生厂房扩建的图纸,告诉金根自己绝不会接受于海生的帮助。金根劝红英认命,接受海生,红英气愤的把图纸撕掉。红英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和于海生离婚。于望知道后,抢过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来到泡菜厂找红英。红英一气之下打了于望,于望捂着脸跑出泡菜厂,痛苦万分的红英不知如何是好。海生找到红英谈话,红英同意先放下个人恩怨,同意于海生开展旅游事业。金根认为是自己影响了红英和海生的关系,主动辞职离开泡菜厂,到外面打工。

  扩建泡菜厂的贷款终于办了下来,红英希望金根能回厂上班。为了发展旅游业,树发动员村民们搬家到新村住,古村将被保护起来供考古研究。三年后,三丽考上了大学,成为了鹭仙村的第一位大学生,菊兰荷香给三丽送来了红包。红英也将一包钱放到金根手里,劝金根回泡菜厂帮自己经营管理。新村已经建好了,盖好的新村房子漂亮、整齐,跟村里相邻的老屋形成鲜明的对比。老屋基本上已经清空了。于海生听从红英的意见让适龄的孩子继续读书不参加培训,年龄大的孩子,自主选择。三丽来到茶花坟前向母亲告别,姐妹三人都希望能撮合金根红英共结连理。红英对于海生在深圳的所作所为一直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海生,海生告诉红英于望就要出国了,希望她能好好陪陪于望。红英回到娘家,看胖伢怀里抱着个孩子非常吃惊,经询问得知哥哥嫂子因生不出孩子,在城里领养了一个孤儿。二丽偷偷跑到泡菜厂找到红英想撮合红英和金根在一起。在大家的劝说下,金根终于回到了泡菜厂上班,帮红英打理事务。红英和金根商量搞一次招聘大会,引进一些技术和管理方面的人才。突然接到于望出事的电话。经医院诊断,于望的耳朵是小时候落下的后遗症,如不及时治疗,将会完全失聪。于海生决定带于望回深圳治疗,希望红英过去陪于望。就在红英上车刚要关车门的那一刹那,远处响起了熟悉的唢呐声。红英不顾一切冲到古树下,把多年前埋在树下的千层底挖了出来,亲手交到金根手里,让金根等她回来。于海生看到红英和金根的感情,决定退出,成全他们,带走了于望和大头妈。当她红英回到村口,发现于海生的车早已经不在这里。红英独自一人坐在院子的中央,孤独、无助,难过的流下眼泪。于望来信了,表示尊重母亲的选择,不再阻挠红英寻找自己的幸福。一起寄来的还有海生的离婚协议书。经过申请特批,梁红英和刘金根如愿以偿在古屋结婚了,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梁红英,善良坚韧的女性,先后嫁给过三个男人。为了能让哥哥能娶上媳妇,放弃了自己的真爱,换亲给邻村的智障男人。从此,灾难就像斩不断般,接连扣在了她的身上。梁红英对金根的女儿一直视如己出,无怨无悔的照顾。她的真心付出,最终换来了三个女孩的一声“妈”。

  梁红英的初恋,孝顺、有责任感的农村“痴情男”,原本以为退伍后能与喜欢的女孩梁红英长相厮守,但家庭和社会的压力迫使两人不得不分开,最终两人各自成家。成家后的金根心里仍放不下红英,对妻子茶花的感情不温不火,但茶花的善良、贤惠渐渐打动了金根。茶花因难产而死,他陷入深深的忏悔。在与梁红英经历无数波折后,两人最终在古屋结婚。

  梁红英的父亲,梁家男主人,思想传统。受“重男轻女”观念的影响,老梁头总怕家里断后,于是就张罗着给儿子富贵说媳妇。碍于传统观念,他只能狠心答应将女儿梁红英嫁给智障男人大头来为儿子换娶媳妇。而它的这一行为也造成了梁红英悲剧的一生。

  茶花是性格内向,少言寡语的农村女人。茶花一心恋着刘金根,最后如愿以偿嫁给了心爱的人,但他却心有所属,这使茶花伤心不已。婚后茶花在生下一个女儿后受到婆婆的百般嘲讽,被逼喝下各种“求子”良方,不过苦命的她却一连诞下三个女儿,不久后就抑郁而终。

  刘金根的母亲,思想封建落后的农村妇女。八斤婶一心想得到一个孙子,无奈天不遂人愿。在儿媳茶花怀第一胎时,她对其百般照顾,但当得知茶花生的是女儿时,对茶花转变态度并百般埋怨责备。为了让其生出儿子,八斤婶费尽心思,最终间接的导致了儿媳的死亡。

  古村下乡知青于海生,善良朴实,是梁红英的第二任丈夫。因返城机会渺茫,海生逐渐对梁红英产生了感情,与红英结婚后两人育有一子。成家后的于海生渐渐厌倦农村生活,并渴望回城,于是变得不务正业。再次回到古城的他,事业成功,给古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成全梁红英与刘金根,他最终决定退出。

  谢兰有场戏要在水里完成,当时河里的水非常凉,她还要背着比自己重的“婆婆”走过去,虽然很难,但她咬牙坚持完成了拍摄

  《古村女人》以江西本土文化为基调,以安义古村的生活风貌及深厚文化底蕴为基本素材,展示了我国农村上世纪70年代末至21世纪初近30年的沧桑巨变,集中彰显了江西人面对困难和挫折的坚强意志

  《古村女人》故事情节曲折,人物个性鲜明,剧情贴近百姓生活。整部剧内容立体而又饱满,让观众感受到时代变迁

  剧中梁红英以她的坚强、执著、勤奋、果敢、善良和隐忍,默默耕耘、无私奉献,感动你我日渐疲惫的心灵

  电视剧《古村女人》第一集(PPTV视频版/2010年)片尾字幕43分40秒处至44分55秒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彩神app官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uffetcalc.com/nvren/11559.html